堅持黨校姓黨  為黨立言發(fā)聲

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

申珅

  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
  • 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        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是一種有巨大市場(chǎng)潛力的新興產(chǎn)業(yè),涉及醫藥產(chǎn)品、保健用品、營(yíng)養食品、醫療器械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,被稱(chēng)為“財富第五波”,屬于典型的朝陽(yáng)產(chǎn)業(yè)。隨著(zhù)5G和大數據等新技術(shù)的推廣,健康產(chǎn)業(yè)呈現出智能化和高端化特征,并與文化旅游產(chǎn)業(yè)融合發(fā)展,跑出了加速度。近年來(lái),健康產(chǎn)業(yè)與數字經(jīng)濟結合日趨緊密,大數據等技術(shù)逐漸被應用到各領(lǐng)域,遠程診療興起。數字健康產(chǎn)業(yè)以產(chǎn)業(yè)鏈為紐帶,以規?;癁橹饕卣?,涵蓋醫藥、診療和康養等多方面,打造“數字+”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新模式。
        當前我國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特征和數字融合堵點(diǎn)
        從生產(chǎn)環(huán)節來(lái)看,我國健康產(chǎn)業(yè)呈現井噴式發(fā)展,不少地方在市場(chǎng)和政府的推動(dòng)下,提供了大量的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,經(jīng)濟效益顯著(zhù)。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以健康生活為導向,以生物醫藥產(chǎn)業(yè)為主,逐漸與第一產(chǎn)業(yè)中的藥物種植以及第三產(chǎn)業(yè)中的旅游業(yè)形成產(chǎn)業(yè)融合。但我國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總體和分類(lèi)市場(chǎng)集中度都不高,產(chǎn)品差異化程度不高,數字技術(shù)賦能不足,除生物醫藥等存在政策性和技術(shù)壁壘外,大部分領(lǐng)域進(jìn)入門(mén)檻較低。從分配環(huán)節來(lái)看,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生產(chǎn)資料和產(chǎn)品及服務(wù)分配已逐漸成熟,以人民群眾的需求為導向,社會(huì )效益凸顯,兼具生態(tài)效益。但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生產(chǎn)資料還是以勞動(dòng)力為主,對數字等要素以及研發(fā)投入的重視度不夠,且部分產(chǎn)品處于價(jià)值鏈的中低端。從流通環(huán)節來(lái)看,以藥品和食品為代表的健康產(chǎn)品已通過(guò)流通體系銷(xiāo)售到全世界,具有廣闊的市場(chǎng)覆蓋面,呈現為“線(xiàn)下+線(xiàn)上”的模式。但仍反映出了地方保護主義特點(diǎn),多地呈現出對健康產(chǎn)業(yè)代表區域的模仿?tīng)顟B(tài),并未基于當地的資源稟賦,也沒(méi)有將數字技術(shù)運用到流通環(huán)節。從消費環(huán)節來(lái)看,隨著(zhù)人們健康意識的提高以及日益增長(cháng)的健康需求,對健康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的消費呈現出穩步增長(cháng)的態(tài)勢,老齡化社會(huì )的加劇成為對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有效刺激,年輕人對數字健康產(chǎn)品的消費也急劇增長(cháng)。國內大市場(chǎng)是對健康產(chǎn)品消費的有效保證,再加上國際市場(chǎng),已展現出“大循環(huán)”“雙循環(huán)”的強大消費力。但目前以電商的健康產(chǎn)品消費和實(shí)體店以及體驗式消費為主,雖然在品牌打造方面呈現出多樣化的特點(diǎn),但缺少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品牌以及優(yōu)質(zhì)的數字健康產(chǎn)品,普遍存在人才、服務(wù)和價(jià)格競爭,且對廣告營(yíng)銷(xiāo)等的關(guān)注有待提升。
        我國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模式和數字融合需求
        目前來(lái)說(shuō),我國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主要模式有以下幾種。一是產(chǎn)品加服務(wù)模式。不少地方供給健康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,其中產(chǎn)品以醫藥、器材、保健品等為主,服務(wù)以康養、養生等為主,涵蓋一二三產(chǎn)業(yè),與種植業(yè)、加工業(yè)和旅游業(yè)聯(lián)系緊密,在加快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步伐的同時(shí),不斷延伸產(chǎn)業(yè)鏈。二是市場(chǎng)加政府模式。不少地方圍繞市場(chǎng)需求提供相應的健康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,地方政府發(fā)揮調控作用,解決市場(chǎng)失靈問(wèn)題,但部分地方政府還充當規劃和指導角色,“大政府、小市場(chǎng)”現象依舊存在,地方政府具有推動(dòng)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動(dòng)力,然而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該產(chǎn)業(yè)的穩定發(fā)展。三是區域加資源模式。不少地方依托當地資源優(yōu)勢,打造“資源+健康產(chǎn)業(yè)”模式,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表現為技術(shù)資源,經(jīng)濟欠發(fā)達地區則表現為氣候和環(huán)境資源。四是主導加附屬模式。我國大部分地區均以生物醫藥產(chǎn)業(yè)作為主導產(chǎn)業(yè),以保健品和綠色食品以及休閑度假等作為附屬產(chǎn)業(yè),形成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布局。但部分地區將房地產(chǎn)業(yè)也作為其附屬,已出現主導產(chǎn)業(yè)的研發(fā)被忽視且附屬產(chǎn)業(yè)所占比重過(guò)大的局面,不利于健康產(chǎn)業(yè)長(cháng)期戰略目標的實(shí)現。
        然而,健康產(chǎn)業(yè)在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也存在同質(zhì)化、附加值不高、數字化不足和產(chǎn)業(yè)鏈銜接不夠緊密等問(wèn)題。我國各地的健康產(chǎn)業(yè)資源稟賦呈現出極大的相似性,大部分地區都瞄準初級市場(chǎng),在附加值不高的市場(chǎng)中進(jìn)行激烈競爭,且不注意上中下游產(chǎn)業(yè)鏈之間的銜接,制約著(zhù)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因此,各地可以立足區域資源稟賦優(yōu)勢,覆蓋生物醫藥、醫學(xué)診療和休閑康養等多個(gè)方面,持續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,推動(dòng)數字健康產(chǎn)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。
        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的著(zhù)力點(diǎn)
        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,首先要強調數字經(jīng)濟推動(dòng)力。在一些數字經(jīng)濟比較發(fā)達的地區,通過(guò)推進(jìn)數字化賦能健康產(chǎn)業(yè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,展現示范地區的先發(fā)優(yōu)勢和要素集中力量。通過(guò)數字經(jīng)濟整合健康產(chǎn)業(yè),保持量和質(zhì)的雙重突破,在實(shí)現規模經(jīng)濟的同時(shí),加快形成新質(zhì)生產(chǎn)力。以數字健康產(chǎn)業(yè)鏈為支撐,在區域空間里整合上中下游產(chǎn)業(yè)鏈,形成轄區內的范圍經(jīng)濟。
        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,也要充分挖掘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資源稟賦。立足各地獨特的健康資源稟賦,特別是一些欠發(fā)達地區,挖掘中醫藥和民族藥等特色資源,充分發(fā)揮當地的比較優(yōu)勢,并對其進(jìn)行數字化賦能,細分健康市場(chǎng),打造“數字+”健康產(chǎn)業(yè),逐步將地區資源優(yōu)勢轉化為經(jīng)濟優(yōu)勢。
        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,還要凸顯發(fā)展模式的突破?;?G、大數據、大模型和人工智能,實(shí)現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管理、經(jīng)營(yíng)、服務(wù)的智能化,打造數字健康產(chǎn)業(yè)集群,提高數字健康資源的配置效率,探索遠程診療和無(wú)人診療等發(fā)展新思路,實(shí)現錯位協(xié)同發(fā)展,拓寬合作領(lǐng)域,培育資源型互助發(fā)展模式,實(shí)現數字健康產(chǎn)業(yè)的全產(chǎn)業(yè)鏈整合。
        推進(jìn)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,更要推動(dòng)體制機制創(chuàng )新?;诮】诞a(chǎn)業(yè)數字耦合驅動(dòng),實(shí)現信息快捷化共享,在產(chǎn)生數字經(jīng)濟與健康產(chǎn)業(yè)深度融合經(jīng)濟效益的同時(shí),通過(guò)對健康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的數字化調配與監控來(lái)兼顧社會(huì )效益和生態(tài)效益,兼顧最大內生驅動(dòng)力與社會(huì )福利最大化,并選擇有效規制措施,充分保障健康數據安全。

[網(wǎng)絡(luò )編輯:毛龍]